首頁 | 收藏本站 | 繁體網站   
點擊搜索
 
日期 時間

新的探索 新的跨越——紀念中國農業機械化改革發展30年

日期:2008-12-24  來源:機經網    點擊:
以1978年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標志,中國進入改革開放的歷史新時期,掀開了農村改革和農業機械化發展的新篇章。
    30年來,我國農業機械化在改革中前進,在創新中發展。適應農村經濟體制的深刻變化,農業機械化實行市場經濟取向的改革,在產權制度、運行機制、管理體制諸方面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全國農機裝備總量不斷增長、農機作業水平持續提高、農機化服務領域日益拓寬,為促進農業增效、農民增收和農村經濟繁榮做出了重要貢獻,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農業機械化發展道路。
    在隆重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的時候,重溫中國農機化改革發展的光輝歷程,總結30年的輝煌成就和寶貴經驗,對于貫徹和實踐科學發展觀,推進全國農業機械化又好又快發展,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艱辛探索,中國農業機械化30年發展歷程波瀾壯闊
    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和國家始終把農業機械化作為實現農業現代化、建設社會主義的重要戰略目標。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共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十分重視發展農業機械化,提出了“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的著名論斷。經過近30年的努力,我國逐步建立起較完備的農機教育科研、生產銷售、鑒定推廣、維修安全和管理服務體系。農業機械化理念深深扎根農民的心田。
    1978年以來,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我國農業機械化領域進行了波瀾壯闊的創新實踐。在人多地少、經濟薄弱、自然條件及耕作制度復雜的條件下,廣大農機工作者以頑強的努力,艱辛探索中國農業機械化的規律和發展道路,開創了中國特色農業機械化的新局面。
    改革開放30年,我國農業機械化大體經歷三個重要的發展階段。
    (一)體制轉換階段(1979~1995年),我國農業機械化在改革調整中發展
    改革開放前,我國實施“1980年全國基本上實現農業機械化”方針。但由于國家工業化發展遲緩,使得這一目標難以實現。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之后,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對我國農業機械化進行了戰略性調整,提出因地制宜、有選擇地發展農業機械化的方針,標志著中國農業機械化進入了改革、創新、發展的新時期。
    改革初期,一些地方出現了農民私人購買拖拉機從事農業生產和運輸的現象,在社會上引起較大的爭論。1983年中央1號文件明確支持農民的創新精神,指出這“對于發展農村商品生產,活躍農村經濟是有利的,應當允許;大中型拖拉機和汽車,在現階段原則上也不必禁止私人購置”。1984年2月國務院頒發文件,允許農民個人或聯戶用購置的機動車船和拖拉機經營運輸業。允許農民私人購買拖拉機和進行經營性運輸業這兩項“松綁”政策,是改革開放進程中農業機械化領域的一次重大思想解放,徹底沖破了生產資料不允許個人所有的禁區,是社會主義發展史上在重要生產資料農機所有制問題上的又一次重大理論突破。由此,國家、集體、農民個人及聯戶等多種形式經營農業機械的局面開始形成,農民逐步成為農業機械化投資、經營的主體,農機產權制度改革得到全面推進。
    在實行家庭承包制的初期,由于土地小規模經營,農村人口眾多,因而對大中型的農機具缺乏需求,出現過一個短暫的農機使用下滑時期。這一時期大中型農機具保有量停滯不前,但以運輸、作業兼用型為代表的手扶拖拉機等小型農機具得到迅速發展。價格低廉,適應性好的農用運輸車開始出現,深受農民青睞。
    (二)市場導向階段(1996~2003年),中國特色農業機械化發展道路初步形成
    隨著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市場對農機資源的配置作用逐步增強。北方地區一些農機手駕駛自己的聯合收割機,自發地搞起了農機跨區域收獲作業服務,獲得了較高經濟收益。1996年農業部首次在河南省組織召開了全國“三夏”跨區機收小麥現場會,揭開了大規模組織聯合收割機跨區收獲小麥的序幕,推動了跨區機收這種新型的農機服務模式的發展。此后,在各級農機管理部門的組織引導下,在公安、交通等部門的密切配合和支持下,跨區機收的規模和范圍迅速擴大,小麥機收作業水平迅速提高。每年“三夏”期間幾十萬臺聯合收割機在千里麥海“南征北戰”,成為“農業現代化的一道亮麗風景線”。依靠全新的機制和政府的組織協調,2003年全國小麥機收水平達到72.79%,小麥成為我國第一個基本實現生產全程機械化的糧食作物。
    隨著國家工業化、城鎮化發展進程,農村勞動力出現大量轉移的趨勢,加快了農業的專業化分工,廣大農民對機械化代耕、代種、代收的生產模式需求十分迫切。農機跨區作業開始從小麥機收向水稻、玉米等農作物的機械化收獲和機耕、機播等生產環節拓展,全國農機跨區作業的規模和范圍不斷擴大,成為我國農機社會化服務的主要模式之一。
    在這一時期,大功率、高效、高性能的拖拉機、聯合收獲機等新型農業機械受到市場青睞。在市場需求的推動下,農機服務的社會化、市場化進程明顯加快。以跨區作業為主要模式,初步探索出一條符合國情的農業機械化發展道路,極大地提高了農機利用率和農機經營效益,保障了農業機械化的可持續發展。
    (三)依法促進階段(2004年至今),我國農業機械化進入科學發展的新時期
    中共十六大以來,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集體,審時度勢作出“兩個趨向”的重要判斷。從2004年到200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圍繞“三農”問題連續5年印發中央1號文件,都對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提出了明確要求和措施。2004年中央財政開始實施農機具購置補貼政策,補貼總額從2004年的0.7億元增長到2008年的40億元,連續幾年翻番。與此同時,中央和地方不斷加大對農業機械化扶持力度,保護性耕作等重大農業機械化技術推廣、示范和工程建設項目開始實施,極大地調動了農民發展農業機械化的積極性。
    2004年6月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機械化促進法》。這是我國第一部農業機械化法律,首次明確了農業機械化在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中的法律地位,規范了國家支持農民辦農業機械化的責任,確立了促進農業機械化發展的扶持措施。各地不斷加快農機化法制建設進程,目前全國農業機械化法律法規體系框架已基本形成,包括農業部的9部行政規章,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37部地方性法規,2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32部政府規章。這些法律、法規涵蓋了農機管理、質量鑒定、技術推廣、安全監理、農機維修等領域,為促進和規范我國農業機械化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政策扶持和法律規范下,全國農機裝備保持了較快的增長速度,結構進一步改善,農機質量、效益同步增長,總體上進入了又好又快的發展階段。
    改革開放以來的30年,是我國農業機械化領域發生重大變革的30年,也是農業機械化發展歷程中取得輝煌成就的30年。我國農機所有制由國家、集體所有向個人所有制轉變,農機經營機制由自營自用為主向市場化服務轉變,農機發展機制由“官辦”向“民辦”再向“民辦官助”轉變。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我國進入了農業機械化全面、快速、協調發展的新時期。
    二、改革創新,中國農業機械化30年發展成就舉世矚目
    (一)農業機械化全面發展,進入中級發展階段
    經過改革初期的摸索,農民自主辦機械化的愿望迸發出來,我國農業機械化得到迅速發展。全國農機擁有量增長、裝備結構優化、機械化水平提高。改革開放催生出新型農機社會化服務組織,農機大戶、農機合作社、農機專業協會、農機作業公司、農機經紀人等,推動農機服務市場化機制快速發展。農機科技和農機工業創新能力增強,國產高性能、大功率農機進入田間,提升了我國農機總體技術水平。農機生產和流通企業進行股份改革和資產重組增強了企業活力。我們已經有了部、省級為主的農機質量監督體系和完整的省、地、縣、鄉農機化管理、技術推廣、安全監理等農機化支撐保障體系。農業機械化對外開放活動取得顯著成效,縮短了我國農機與國外先進水平的差距。
    與1978年相比,2007年全國農機總動力7.69億千瓦,增長5.5倍;大中型拖拉機204.8萬臺,增長2.7倍;聯合收割機63.2萬臺,增長32倍。高性能、大功率農機逐漸占據主導地位。社會化、市場化的運作模式,迅速提高了農機利用率,農業機械化水平顯著提高。2007年全國機耕、機播、機收水平為58.9%、34.4%、28.6%,比1978年分別提高18.0、25.5和26.5個百分點。
    據統計,2007年我國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達到42.5%,農業勞動力占全社會從業人員比重降至40%以下。根據我國農業機械化發展水平評價標準,這標志著我國農業機械化發展已經由初級階段跨入了中級階段。這是我國農業機械化改革開放30年實踐中具有重大意義的歷史性跨越。一方面,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跨過40%門檻,說明農業生產方式發生重大變革,機械化生產方式由原來的次要地位開始向主導地位轉化。另一方面,農業勞動力占全社會從業人員的比重降低到40%以下,說明我國農業發展方式發生重大轉變,由原來依賴和占用人力資源為主向依靠科學技術和現代農業裝備為主轉變。
    (二)初步形成中國特色農業機械化發展道路
    農機跨區作業是繼聯產承包責任制、鄉鎮企業之后,改革開放30年以來中國農民的又一個偉大創造。實踐證明,農機跨區作業是在穩定家庭承包責任制的基礎上,將千家萬戶的小生產與千變萬化的大市場進行有效地對接,在生產方式上實現了規模化經營,解決了“有機戶有機沒活干、無機戶有活沒機干”的矛盾,使高投入的大中型農業機械在分散經營的一家一戶的土地上實現了高產出,開辟了我國小規模農業使用大型農業機械進行規模化、集約化、現代化生產的現實途徑。近年來,各地積極發展以跨區作業為代表的農機社會化服務,發展壯大各類農機服務組織,不斷拓展農機服務領域,促進農機的共同利用,提高農業機械利用率和效益,初步探索并形成了一條以“農民自主、政府扶持,市場引導、社會服務,共同利用、提高效益”為主要特征的中國特色農業機械化發展道路。
    中國特色農業機械化發展道路,科學地回答了什么是農業機械化發展主體、發展機制和發展目標問題。“農民自主、政府扶持”,即農業機械化發展的主體是農民群眾,農民群眾才是推動農業機械化發展的關鍵因素,同時要在國家法律、政策的引導下,加大財政、信貸等方面的扶持力度,不斷提高農民發展農業機械化的積極性;“市場引導、社會服務”,即要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農機企業根據市場需求來研發生產農機具,農機大戶和各類農機服務組織根據市場需求來開展作業服務,大力發展農機跨區作業,積極推動農機服務社會化、市場化和產業化。“共同利用、提高效益”,即鼓勵農業生產經營者共同使用、合作經營農業機械,加強組織協調和引導服務,提高機具利用率和使用者的經濟效益,保障農機化的可持續發展。
    (三)農業機械化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農業機械化是推動國家經濟繁榮和社會進步的重要物質力量。改革開放30年的實踐證明,農業機械化在改造傳統農業中,促進了農業增長、農民富裕、農村經濟繁榮,推進國家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的轉型進程。
    一是提高了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為糧食安全做出重要貢獻。農業機械裝備突破了人畜力所不能承擔的農業生產規模的限制,機械作業實施了人工所不能達到的現代科學農藝要求,改善了農業生產條件,有效地提高了土地產出率、資源利用率和農業防災抗災能力,促進了糧食穩產增產,維護了國家糧食安全。
    二是提高了勞動生產率,拓寬了農民增收渠道。隨著農村勞動力向二、三產業轉移速度加快,農業機械化緩解日益突出的勞動力短缺矛盾,實現了搶收搶種、抗旱排澇、大規模的病蟲害防治,保障農業生產穩定發展。農機社會化服務規模日益擴大,大幅度提高了農業機械利用率,農機戶的經濟效益明顯增加,成為當前農民增收的重要渠道。農業機械化的發展,還把農民從土地中解放出來,從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中解放出來,從繁重的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促進了農村勞動力向非農產業轉移,拓展了農民的增收空間。
    三是培育了新型農民,推進了新農村建設。農業機械化在改造傳統農業生產方式的同時,也推動了農業產業化經營,帶動農民整體素質和農業生產組織化程度的不斷提高,造就了一大批懂技術、有文化、會經營的新型農民、作業能手和致富帶頭人。全國現有4300萬農機手,大多數農機手的思想解放,市場意識強,是新型農民的代表,其中的400多萬農機大戶已經成為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帶頭人。
    四是推動了農機工業振興,促進國民經濟持續發展。農業機械化橫跨農業和工業兩大領域,是工業反哺農業的具體體現。農機裝備總量迅速增加,推動了農機工業的振興與發展,取得了農工共贏的良好效果。農機作業、銷售、維修、經營服務已成為農村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2007年全國農機服務經營總收入2987億元,利潤總額達1148億元,成為促進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點。
    三、求真務實,中國農業機械化30年發展經驗彌足珍貴
    改革開放30年來農業機械化發展的豐富實踐,為我國的農業現代化建設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經驗,也為新時期農業機械化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一是必須堅持農民群眾在發展農業機械化中的主體地位,尊重農民群眾的創造和選擇。改革開放30年來,從民辦拖拉機站、有機戶為無機戶代耕作業,發展到聯戶合作經營和聯合收割機跨區作業,無一不是在黨的領導下億萬農民的偉大創造。新時期發展農業機械化,必須堅持并維護農民自主辦農業機械化的權利,最大限度地調動了農民群眾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二是必須堅持市場化的改革方向,大力發展農機社會化服務。堅持以市場為取向,是我國農業機械化30年改革發展最鮮明的特征。新時期發展農業機械化,要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積極扶持農機大戶和各類農機服務組織,開展農機社會化服務,促進農機共同利用,提高農機經營效益,加快推進農機服務產業化進程。
    三是必須堅持因地制宜、分類指導、重點突破的原則發展農業機械化。農業機械化進程受到自然、技術、經濟、社會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必須遵守經濟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新時期發展農業機械化,必須根據各地的自然稟賦、經濟條件和優勢農產品發展規劃,因地制宜采取不同的發展策略,集中人力、物力、財力,在重點地區、重點作物、重點環節的機械化發展上有所突破,以點帶面,穩步推進。
    四是必須堅持農機農藝相結合,不斷推進技術創新和機制創新。實踐證明,農機與農藝相互結合,互相促進,推動了農業生產的標準化、規模化、產業化,推動了我國農業機械化的發展。新時期發展農業機械化,必須推進科研、生產、推廣相結合和資源整合,構建農機化科學技術創新體系,進一步穩定和加強縣、鄉農機技術推廣和管理服務機構,創新農機化技術推廣模式。
    五是必須堅持政策扶持和法律保障,促進農業機械化全面、協調和可持續發展。中央財政連續5年大幅度增加購機補貼專項資金,使我國農業機械化和農機工業呈現出加快發展和繁榮興旺的新局面。200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機械化促進法》的頒布實施,為農機化發展創造了一個長期的、穩定的發展環境。新時期發展農業機械化,必須堅持政策引導和法律保障,形成了國家投入為引導,農民投入為主體,社會投入為補充的多元化農機投入機制。
    回首改革開放30年,農業機械化事業發展之路充滿艱辛,成就振奮人心,經驗彌足珍貴,前途光明燦爛。從現在到2020年,是我國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也是我國由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邁進的關鍵時期。農業機械化是建設農業的重要內容,農業機械化是農業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在新的歷史階段,我們要以黨的十七大和十七屆三中全會精神為指引,深入貫徹科學發展觀統領,推動農業機械化科學發展、和諧發展、安全發展,為實現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形成城鄉經濟社會一體化新格局,奪取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新勝利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資料來源:《中國農機化導報》

國內行業動態

國際行業動態

省內行業動態

臺灣行業動態

版權所有:福建省機械工業聯合會 Copyright©2001-201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福州市鼓樓區鼓西路建榮公寓A2座1-201  郵編:350001 傳真:(86)591-87552772
電話:(86)591-87606537 87539698   閩ICP備12014152號   管理登錄   
Processed in 182218.968 s, 1 queries, Powered by iwms 5.0
小丑扑克100手电子游戏 7星彩 浙江6+1 众信配资 皇冠网足球即时指数 黑龙江十一选五 湖北30选5 格物策略 北京单场即时赔率 浙江快乐彩 北单 青海十一选五 丰城期货配资 融可赢配资 盈盈有道 比分直播188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